动态秩序论的由来

如果我们可以幸福、快乐的做任何事,我们应该做什么?

这是我在2015年自学人工智能及脑神经学时产生的疑问。

在学习人工智能技术时,对智慧起源的探求促使我学习了大量的脑神经学知识,结合我对复杂性系统的理解(特别是涌现、混沌等现象),我相信人类智慧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仅仅是一个足够灵活、复杂的神经网络必然涌现出的结果。这些思考使我确信人类将必然在可预见的未来实现强AI技术,人类将从大量琐碎的日常工作中解放出来。

更重要的是,我了解到人类的种种情绪、欲望的产生机制其实相当简单,主要就是化学递质浓度的变化,导致了某些大脑区域活动的强化或弱化,那么人类在未来必然可以直接控制自己的情绪、欲望。而且生物技术的进步将使人类拥有超长寿命,还可以不睡眠不休息地生活,因此人类在未来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将大大增加。这就很自然地引出了上面的问题,并促使我开始思考人类未来的存在意义,由此发展出一整套思想,其核心是追求所谓“好的复杂性”(当时我还没有想到“动态秩序”这个词)。

到了2016年初,主要的想法已经大体成型,并写了一些文字,主要内容是我个人的世界观的总结,以及对未来世界的一些看法。当时我考虑过将这些内容整理后发布出去,但考虑到并不会有多少人关注这些问题,而我自己已经有数年没有收入,经济压力很大,就没有急着继续完善它,转而将主要精力用在开发我自己的程序项目上。

但随后2016年发生的英国脱欧与美国大选给了我深深的触动。英国、美国是对人类社会的政治制度贡献最大的两个国家,它们的政治制度最成熟,实行民主制度最成功,却仍会被一些并不算特别重要的问题而撕裂了社会。当我目睹了这一切,我开始深深地担心人类的未来。

未来人工智能将导致大部分人失业;超长寿命以及智能增强的科学技术初期仅富人可以享受,可能形成更严重的阶级固化,进而导致阶级冲突;人工智能是否可以加入人性模块;动物是否可以被提升到接近人类的智能程度;如果邪教组织利用脑神经修改技术吸引、固化成员,我们要如何解决;为防止恐怖袭击,公民应该交出多少隐私给政府?......我们很容易就可以列出一系列未来可能发生,甚至必然发生的社会问题,任何一个都比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当选总统要重要得多,到时候我们如何应对?

我认为人类未来必须形成某种最基础的共识,才能保证可持续地发展。回想之前几年我的思考,我意识到我之前思考得到的一些理念或许值得推介给大众,给人们一些灵感来解决我们即将面对的某些棘手的问题。最起码,我想这个理论可以给人们另一个分析问题的视角,帮助人们简化对未来各种问题的思考。于是,我将原有的内容提炼为动态秩序论,并公开发布。

关于动态秩序论的历史,就暂且介绍这些了。在未来,我将对动态秩序论做进一步的阐述。

 


关于智道

智道(iDao)致力于培养民智,以及推广动态秩序论动态秩序论是一种面向未来的极简化哲学,其意义在于为全人类提供一种基础性的社会发展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