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如何實現永生

在思考未來時,我通常不會討論技術細節,我本人也不是生物醫學方面的專家。但目前很多人由於缺乏相關資訊,對抗衰老技術持有懷疑態度。向人們普及抗衰老技術,有利於人類社會加大對抗衰老研究的投入,這將對人類的產生巨大影響,因此我將簡單的為非專業人士梳理一下抗衰老技術的研究思路。

從基因層面分析,在動態秩序論中我解釋過,死亡是物種進化的必然選擇。那麼對於如此重要的功能,基因很可能像腦神經系統一樣,是有著強大冗餘的,也即許多基因都會隨著人體成長發育開始對人體產生不利影響,特別是人類性成熟之後。雖然我們可以使用CRISPR這樣的基因編輯技術直接修改相關基因,但基因修改將是困難的,特別是它們彼此關聯,很多長期影響可能難以在短期內測試出。

但我們還有其它辦法。在我最初考慮抗衰老問題之前,我就特別著迷於一個問題,我也希望各位讀者可以思考一下:

為什麼人類的精子可以抗衰老?

人類精子的抗衰老能力是相當好的,老年人類男性所產生的精子也可以生育出健康的嬰兒;而女性的卵子則要嬌嫩的多,通常女性35歲以上就開始有卵子老化的傾向。精子不容易衰老,卵子容易衰老,然而所含有的遺傳物質卻是一樣多的。為什麼卵子比精子更容易衰老?精子與卵子主要的區別,在於卵子非常大,其細胞內包含有大量其它物質。而精子與卵子的抗衰老差異說明:影響細胞衰老的主要問題不是DNA等遺傳物質,而是細胞內的其它物質發生的變化。



精子與卵子顯著的大小差異

接下來讓我們看另一個事實:從人類胎兒到成年過程中大量產生新的細胞,大量的DNA複製卻仍沒有發生明顯的基因突變,這說明在理想狀態下,DNA的複製過程是相對穩定的,即使有可能出現問題,也是可以接受的、非致命的,並非衰老的核心原因。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人類衰老的主要問題在於DNA以外的物質。

更具體地說,細胞衰老的一個根源應該是細胞生命過程中產生的有害物質在體內不斷累積、迴圈,持續破壞其它細胞。這些有害物質積累到一定程度,將直接干擾、破壞DNA的複製,造成基因突變。當大量基因突變的情況發生在精子與卵子中,就會導致胎兒出現各種遺傳疾病;當其發生在體細胞中,就會變成癌症等疾病。

那麼,為什麼中老年女性的受精卵仍可以生長為健康的嬰兒?女性卵子細胞在其出生時就已經全部存在,為什麼中老年父母體內積累的細胞損傷,沒有大部分遺傳給其子女?為何這些損傷沒有一代一代積累下來?通過之前的分析,這個原因應該與DNA關係不大,而主要與細胞內其它物質有關的。具體原因很多,比如生殖細胞會被篩選(精子賽跑等),有更強的細胞修復能力等,但長達幾十年的時間內,細胞損傷仍是不可避免的。

我對此提出一個簡單粗暴的假說:衰老的生殖細胞之所以也可以成長為健康人,並且生殖細胞的細胞損傷不會一代一代積累,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其持續分裂增殖的過程稀釋了源自父母的衰老物質(也就是細胞損傷的各種產物)。在一顆受精卵分裂成人體中不計其數的細胞的過程中,只要其內部的有害物質沒有影響到最初細胞分裂時的DNA複製,則各個新細胞內的原始有害物質將迅速被稀釋到可以忽略不記的程度。比如,從受精卵開始,僅僅分裂10次,就將生成1024個新細胞,那麼其有害物質的濃度也就只有原來的千分之一了。

一個反例是,給成年人注入幹細胞的效果應該是不如未成年人的,因為幹細胞分裂生成新細胞的組成物質仍是源自其體內的,因此成年人的幹細胞生成的新細胞仍存在大量的有害物質。


回到抗衰老的問題,我們如何能讓自己身體的細胞像年老的精子那樣相對年輕?

要讓我們身體的細胞變得更年輕,一個有效的方式,是不斷生成新的細胞替換老細胞,稀釋細胞中的有害物質。但是,人體產生出的新細胞,所用到的各種物質都是人體內原有的,而人體內的各種有害物質也就必然將會進入到新細胞中,因此我們還必須不斷清除體內的有害物質,否則新細胞生成時就直接引入了原有的有害物質。以目前的科技水準,全面清除每個細胞內的有害物質是完全不可能的,但人體有複雜的體液循環系統,我們只需要利用體液循環系統,將這些有害物質的迴圈鏈條斬斷即可。因此,我們應該從細胞凋亡與體液迴圈兩個方向同時著手,一方面通過誘導衰老的細胞凋亡,另一方面,將體液中的有害物質清除或過濾掉,避免凋亡細胞中的有害物質重新進入新細胞中。

這兩種技術相對簡單,是更現實更可行的路線,可以更快的收到成效,進而吸引社會投入更多的資源,形成研發與投入的良性迴圈。這兩個領域目前的抗衰老實驗很多,只是似乎科學家們在分別研究這兩個問題,要麼研究誘發衰老細胞的凋亡,要麼研究清除血液中的有害物質。然而,只促進衰老細胞凋亡,細胞被分解後的有害物質還是存在於體內,將再進入其它細胞並累積起來;而只清除血液中的有害物質則影響範圍過於狹窄,難以有效改善人體絕大部分細胞的狀態。我希望未來有科學家將這些方法結合到一起,我相信這將產生“1+1>2”的效果。

一些值得思考的技術細節:

  • 有些有害物質可能可被分解為無害物質,甚至將其轉換為對人體有益的物質。
  • 可以考慮通過基因改造來解決有些有害物質帶來的問題。
  • 單純過濾有害物質比藥物或基因修改更安全。抗衰老科學家可以考慮與研究人工腎臟的科學家協作,這樣抗衰老科學家既可以利用人工腎臟裝置現有的研究成果,也有利於在未來做一些長期的人體實驗。畢竟人工腎臟到底需要清除哪些物質是很難說清的,以人工腎臟的名義申請進行人體實驗或許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阻力。而人工腎臟產品則有機會加入抗衰老功能,自然將獲得比現在多得多的關注與投入,這樣兩個領域也就達成了雙贏。


人類要達到永生或許要麻煩一些,基因改造應該是少不了的,或許還要處理端粒,體外培養幹細胞等等。但我們可以先把目標定的小一些,僅僅是延緩人體衰老,這樣已經足夠我們等到科技繼續進步,進而使我們繼續使用新的抗衰老技術。

總之,抗衰老技術是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取得進步的,我們不必懷疑,而且延緩衰老的吸引力是如此之強,以至於不可能有人能阻擋這個進程,真正需要我們考慮的是抗衰老技術對人類社會的深遠影響。

 

抗衰老技術的社會影響

抗衰老技術對人類健康起到的將是杠杆級作用,每個人都知道年輕人不容易生病,我們哪怕僅僅部分解決了抗衰老問題,都可以極大地減少人類疾病的發生。對政府機構而言,要解決醫保資金問題,最簡單有效的方法就是加強研究抗衰老技術。在抗衰老技術投入的每一元錢,可能將給醫療保險系統帶來數十元的節省。而我們現在對抗衰老技術的投入只占醫療研發支出中極小的一塊,這是非常不明智的。

隨著人類健康問題的逐步解決,直至徹底解決衰老問題,養老、醫療體系的財政問題將自然的消解,老齡化所帶來的勞動力短缺等問題自然也不存在了(假設人工智慧技術仍沒有解決這些問題)。

至於老年人無法快速適應改變,學習能力差等問題,同樣可以在未來通過科技手段解決,返老還童本身就可以使老人恢復學習能力。

 

政府

一旦理解了抗衰老技術對人類健康帶來的好處,我們可以思考一下: 政府會限制普通人接受抗衰老治療嗎?

從政府的角度說,抗衰老技術可以同時解決醫療保險,養老保險的財政壓力,可以解決老齡化帶來的種種社會問題,因此一定會大力推廣。你可以懷疑政府的動機,但你一定要相信錢的力量。讓我們再考慮一下其他國家會怎麼做?抗衰老技術的普及與AI技術擴散是一樣的道理,國與國之間,地區與地區之間的博弈,必然使得政府儘快推廣抗衰老技術,以期取得對其他國家的競爭優勢。

從生產力的角度來說,抗衰老技術成熟之時,AI技術在醫療行業的應用應該已經相當深入,因此生產力問題應該影響不大。

總之,只要技術上確實成熟,我們廣大普通民眾大可不必擔心自己被這個世界拋棄,只需儘量保持健康,耐心等待。

 

最後留給讀者們思考的問題:

  • 超長壽命帶來的社會階層固化如何解決?
  • 人類社會的結構、倫理需要做出哪些調整來適應超長壽命?
  • 有了超長壽命的人類,應該做什麼事情?追求什麼?

 

動態秩序論中對這些問題都有所討論,有興趣的讀者不妨看一看。

 


關於智道

智道(iDao)致力於培養民智,以及推廣動態秩序論動態秩序論是一種面向未來的極簡化哲學,其意義在於為全人類提供一種基礎性的社會發展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