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秩序論的由來

如果我們可以幸福、快樂的做任何事,我們應該做什麼?

這是我在2015年自學人工智慧及腦神經學時產生的疑問。

在學習人工智慧技術時,對智慧起源的探求促使我學習了大量的腦神經學知識,結合我對複雜性系統的理解(特別是湧現、混沌等現象),我相信人類智慧並不是什麼神秘的東西,僅僅是一個足夠靈活、複雜的神經網路必然湧現出的結果。這些思考使我確信人類將必然在可預見的未來實現強AI技術,人類將從大量瑣碎的日常工作中解放出來。

更重要的是,我瞭解到人類的種種情緒、欲望的產生機制其實相當簡單,主要就是化學遞質濃度的變化,導致了某些大腦區域活動的強化或弱化,那麼人類在未來必然可以直接控制自己的情緒、欲望。而且生物技術的進步將使人類擁有超長壽命,還可以不睡眠不休息地生活,因此人類在未來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將大大增加。這就很自然地引出了上面的問題,並促使我開始思考人類未來的存在意義,由此發展出一整套思想,其核心是追求所謂“好的複雜性”(當時我還沒有想到“動態秩序”這個詞)。

到了2016年初,主要的想法已經大體成型,並寫了一些文字,主要內容是我個人的世界觀的總結,以及對未來世界的一些看法。當時我考慮過將這些內容整理後發佈出去,但考慮到並不會有多少人關注這些問題,而我自己已經有數年沒有收入,經濟壓力很大,就沒有急著繼續完善它,轉而將主要精力用在開發我自己的程式專案上。

但隨後2016年發生的英國脫歐與美國大選給了我深深的觸動。英國、美國是對人類社會的政治制度貢獻最大的兩個國家,它們的政治制度最成熟,實行民主制度最成功,卻仍會被一些並不算特別重要的問題而撕裂了社會。當我目睹了這一切,我開始深深地擔心人類的未來。

未來人工智慧將導致大部分人失業;超長壽命以及智慧增強的科學技術初期僅富人可以享受,可能形成更嚴重的階級固化,進而導致階級衝突;人工智慧是否可以加入人性模組;動物是否可以被提升到接近人類的智慧程度;如果邪教組織利用腦神經修改技術吸引、固化成員,我們要如何解決;為防止恐怖襲擊,公民應該交出多少隱私給政府?......我們很容易就可以列出一系列未來可能發生,甚至必然發生的社會問題,任何一個都比英國脫歐與特朗普當選總統要重要得多,到時候我們如何應對?

我認為人類未來必須形成某種最基礎的共識,才能保證可持續地發展。回想之前幾年我的思考,我意識到我之前思考得到的一些理念或許值得推介給大眾,給人們一些靈感來解決我們即將面對的某些棘手的問題。最起碼,我想這個理論可以給人們另一個分析問題的視角,説明人們簡化對未來各種問題的思考。於是,我將原有的內容提煉為動態秩序論,並公開發佈。

關於動態秩序論的歷史,就暫且介紹這些了。在未來,我將對動態秩序論做進一步的闡述。

 


關於智道

智道(iDao)致力於培養民智,以及推廣動態秩序論動態秩序論是一種面向未來的極簡化哲學,其意義在於為全人類提供一種基礎性的社會發展共識。